| 网站首页 | 文学长廊 | 朗诵视听 | 朗诵学习 | 朗诵配乐 | 人物档案 | 下载中心 | 本站论坛 | 雁过留声 | 玄奘之路 | 配乐下载 | 
您现在的位置: 我歌月徘徊朗诵网 >> 朗诵视听 >> 影视配音 >> 朗诵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
杨家将之大破天门阵       ★★★ 【字体:
广播剧《杨家将之大破天门阵》
上下集(十七人演播)
朗诵者:多人    朗诵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 点击数:2577    更新时间:2015-1-7

 

上集:杨家将之穆桂英下山

演播表(按人物出场先后顺序)

解说:琴箫剑气  王卉
佘赛花:王卉
宋太宗:宏军
寇准:思刻
杨排风:绿野
马涂温:河边柳
八贤王:一丁
柴郡主:侒静
杨洪:苏堤
杨延昭:琴箫剑气
韩昌:零海岸
杨宗保:天外有天
道姑:桢楠
穆桂英:顾雅南
梨山圣母:梅园
道长:走在路边
孟良:一叶孤舟
金萍:侒静
妖道:苏堤
白天蛟:宏军
军兵:冰糖葫芦

旁白:宋辽金沙滩之战后,大宋杨家男将只剩杨延昭一人,回京告御状,在八贤王帮助下,经丞相王苞举荐,山西太谷县令寇准调任吏部,寇准夜审潘仁美,使其招供,由于皇帝偏袒,潘仁美只被判流放,在众人商议下,杨六郎等候黑松林,手刃仇人潘仁美,太宗震怒,欲斩延昭六郎,经众人求情,判杨六郎充军温州十年。不几日,佘太君上殿启奏,六郎一路上水土不服,浑身长疮,危在旦夕,请求回京养病后再服役,太宗不准,半月后,佘太君上殿报丧:杨六郎病死充军路上。

佘赛花:万岁,有人送信,说我六儿充军发配,一路上水土不服,全身长疮,危在旦夕。求圣上开恩,叫我儿回京养病,病好之后再去服役。

宋太宗:太君,可叫六郎在当地找好先生调治。路途遥远,何必回京呢?

旁白:正此时,辽国元帅韩昌帅大军向东京逼近,一路过关斩将,只打到京城十里外才安营扎寨。太宗惊慌失措,双天官寇准献计,让太宗亲自前往天波杨府请佘太君挂帅退敌。

宋太宗:寇准,你得和朕一块去。
寇准:臣愿保驾前往。

太监:皇上驾到——————
佘赛花:老臣迎接来迟,望乞恕罪
宋太宗:老爱卿无须多礼,朕来看看你。郡马病故,怕你思儿过度,有伤贵体。
佘赛花:臣也想开了,七个都没了,还差这一个吗?
宋太宗:老爱卿得心宽哪
佘赛花:不心宽咋办?扔下一帮寡妇儿媳,无着无落呀!要没她们,老身早死了。(泪如雨下)
寇准:太君,城外炮响,您听见没有?

佘赛花:我耳聋,没听见。
寇准:韩昌手下先锋官马涂温,带十万兵打到京城来了,我们城中大将全败在他的手下。他口声声偏骂杨郡马,说六郎怕死,杨门女将武器高强,怎么不出来
佘赛花:我六儿若活着,岂容这些番将逞能?可惜孩子没了。
寇准:六郎没了,这些女将杀法挠勇,也不含糊。是不是叫她们出阵,教训教训马涂温?
佘赛花:她们是女人。现在都是寡妇,打起仗来,多有不便。
寇准:唉!大宋朝没人了,万岁,拿降书顺表吧!
杨排风:饭桶年年有,没有今年多。连小小个辽国先锋都打不过,死了得啦。
宋太宗:说话的是谁?
佘赛花:回万岁,她是个疯子,烧火的丫环杨排风。
寇准:我说排风呀,我是饭桶,你能行吗?
杨排风:怎么不行?只要老太君发话,我出去准把马涂温揍死。
宋太宗:这可太好了。老太君,就叫她退兵吧!”
佘赛花:你要能退兵,就去吧!
宋太宗:排风,你要能出城退兵,朕一定重重加封。
杨排风:哟,我可不当官,就乐意当烧火丫头,伺候我们太君。
寇准:你一人出城退兵,行吗?
杨排风:我一个人可不敢去。见生人我害怕。我们老太君要挂帅,我才敢去。
宋太宗:老爱卿,既然排风说了,你就挂帅吧!你年高体弱,可不出马临敌,给杨排风站脚助威就行了。太君,大敌当前,国事为重,朕一定感恩报德。
寇准:万岁,放心吧,白费太君深明大义,哪能不挂帅退敌呢?
佘赛花:唉,好吧,试试看吧。”


旁白:佘太君虽然生气排风强出头,但是事已至此,太君只好同意挂帅出征退辽兵,杨排风为先锋,阵前,杨排风一根烧火棍大败辽军先锋马涂温。

 

杨排风:哎!辽兵阵前那小子,你叫什么玩艺儿?
马涂温:我乃是大辽将官、韩昌的先锋马涂温。你是什么人?
杨排风:不认识姑奶奶?我是天波杨府里上上下下、前前后后、左左右右、里里外外烧火的大丫环杨排风。你小子胆大包天,敢跑到我们京城边上来折腾,跑到你家姑奶奶眼皮底下闹事,赶紧滚回去,不然把你烧成灰
马涂温:一个烧火的丫头有什么本领!男不和女斗,快回去换男将。

杨排风:女的怎么啦,你看不起呀?今天来的全是女将,专打你这个男的。看棍子!

马涂温:烧火丫头好厉害

佘赛花:众将宫,追杀敌兵!


旁白:
佘太君传令乘胜追击,马涂温是孤军深入,后无援兵。宋兵追赶紧迫,他只好退出边关。老太君一路上,攻无不克,战无不胜。追赶到黄土坡,被韩昌大兵拦住,太君传令就地安营扎寨,修筑土城。没想到韩昌武艺高强,杨家众女将纷纷败下阵来,辽国大兵围城,太君及杨门众女将被困黄土城。无奈,老太君修书两封,令排风回京搬兵。朝中太宗患病,朝政交由赵德芳处理。

八王:寇准,你看什么人能挂帅出征?万岁龙体欠安,得我们想良策。
寇准:没事,京都有人挂帅。
八王:在哪?

寇准:此人三略六韬、兵书战策,了如指掌,比老太君强多了。
八王:谁这么大本领?
寇准:郡马杨六郎!
八王:寇准,你我之间不分表里,可信口开河,若要当着皇上说,要怪老杨家诈死埋名,这事可不能开玩笑呀!
寇准:谁跟你开玩笑了?我寇准敢说大话,肯定他没死;就是死了,我也能叫他复活。
八王:胡说八道!
寇准:千岁,我可没胡说,您现在随我去天波府,六郎就能活过来
八王:当真?
寇准:只要您跟我去,一切听我安排就行
八王:好,只要我妹夫能复活,叫我干什么,我就干什么。

杨洪:八王千岁、寇大人来了?你们好哇!我去禀告六夫人
柴郡主:王兄,朝中公事繁多,有劳你来府祭奠。
八王:家中还有什么事,只管吱声,可叫天官大人帮忙。
寇准:对了,有办不了的事找我。
柴郡主:太君不在家,多亏有杨洪跑前跑后地照料着,都安排妥当了,没什么事啦,谢谢你们关心。只是你们来府,有些慢待了,请原谅。
八王:自家人别客气!我们主要是来看郡马,领我们见他一面。
柴郡主:王兄,郡马是你的妹夫,你为大,他为小,我看不用吊祭了。
寇准:焉有不看之理?我给带道。

旁白:来到灵棚,上有一副对联:青是山绿是水无人照看,落泪花落泪柳落泪伤情。横批是:乌呼哀哉。棺材前摆着供桌,供桌上有灵牌,写着六郎的名字、岁数

众人:八王爷、寇大人

八王:郡马,我那妹夫,真是天有不测风云、人有旦夕祸福,想不到你年纪轻轻就中途夭亡!你这一走,那年迈高堂、孤儿寡母,依靠何人?我的好妹丈啊!怎能忘你我同桌共饮,谈论国政民情;怎能忘花前月下吟诗作赋,怎能忘你金沙滩为国立功;怎能忘血战两狼山,状告潘仁美;怎能忘呈御状为国除奸,告倒潘洪,恨只恨,万岁不明真假,不辨忠奸,将妹夫充军发配,致使你身染重病,一命归阴。悔只悔,当初何必叫你出京……(哭)

杨洪:王爷千岁,人已经死了,哭也不能活,保重贵体要紧那!
柴郡主:王兄,别难过了。我都想开了,哭也不能把人哭活,你回南清宫休息去吧。
八王:御妹,我舍不得离开我妹夫,守会灵再走。

寇准:杨郡马,寇准给你吊孝来了。郡马,咱俩有缘呀!我当这官感谢你,你状告潘仁美,没人敢审问,才把我从下调上来。如今我当上天官,你却死了。干吗要死?活着多有趣呀!杨郡马,你知道不知道,佘太君和各位少夫人前敌被围,里无粮草,外无救兵,朝里又没人出征,你老娘危在旦夕!眼看宋朝江山破碎、国家灭亡,难道你就忍心不管?你在里边躺得住吗?那里边多憋屈呀!我说你快出来得了!
柴郡主:寇大人,你这是干什么?
寇准:我要把郡马劝活,打开棺材叫他出来。
柴郡主:寇大人,我家遭此横祸,怎么还开玩笑?人死哪有复活之理?
寇准:别人活不了,杨郡马与众不同,一会儿就出来了。


旁白:到吃晚饭时间,寇准仍没有走的意思。到了晚上,寇准悄悄离开了灵棚,见一个人影奔向后宅。寇准借月光仔细观看:这人穿一身白色孝服,胳膊上挎个篮子,向前走去。寇准紧紧地在身后跟着。

柴郡主:你们请到厅中用饭吧!
寇准:不用!我们要守灵三天,吃住都在这里。

柴郡主:谁?
柴郡主:我怎么觉得后边有人呢?
寇准:喵喵
柴郡主:哦,原来是只野猫啊
寇准:我得把靴子脱了,不然被发现就不妙了(心想)


柴郡主:郡马开门,快开门
杨延昭:你怎么才来?把我饿坏了。
柴郡主:我早就想来,可不敢来呀!寇准到府里来了。
杨延昭:啊!他来干什么?
柴郡主:说是过府吊孝,要守灵三天三夜,现在还没走呢。
杨延昭:哎呀郡主,可坏啦!
柴郡主:怎么了?
杨延昭:寇准心眼多,不是发现什么破绽了?
柴郡主:咱处处留心就是了。哎!娘来信了。
杨延昭:我看看。
柴郡主:唉哟,忘记带来了,我给你拿信去。

 

旁白:寇准忙回灵棚,叫醒了正在沉睡中的八王,

寇准:王爷千岁,醒醒,醒醒,快跟我走!
八王:你这是怎么了?(哈欠)

寇准:快跟我走,杨六郎活了。
八王:在哪?
寇准:跟我走吧。

寇准:郡马,开门。
杨延昭:谁?
寇准:我,你怎么听不出来了?
杨延昭:是郡主?
寇准:可不是嘛!
寇准:八王千岁,快来呀,六郎活啦!(高喊)
八王:御妹丈,真是你呀,可想死孤王了。
杨延昭:啊,八王爷,臣有欺君之罪,罪该万死。
八王:快起来,快起来


柴郡主:诶,你,你们。。
杨延昭:嗨,被寇大人识破拉。。。走,先回前厅吧

八王:御妹夫,你装什么死呀!怪丧气的。
杨延昭:一咒十年运,没事
寇准:如今老太君带领杨门女将前去抗敌,被围土城,正没人挂二路元帅呢。
杨延昭:哎呀,老娘被围,我当马上赶去解救娘亲
寇准:去不得!你杀了潘仁美,万岁至今余怒未消,再诈死埋名,皇上非怪罪不可,去就得掉脑袋
八王:可不是嘛,皇上不会饶呀!寇爱卿,你说该怎么办?
寇准:在京都别让杨郡马露面,得派别人挂帅。六郎先去半路上等待,人马出京后,再让他随营出战。等退了敌兵,救了太君,有功之时,再奏明圣上,将功折罪,岂不妙哉!
八王:嗯,那就这么办


宋太宗:众位爱卿,谁能挂帅,到前敌营救杨门女将?

寇准:臣保举一人,可挂二路元帅。
宋太宗:寇爱卿,保举何人?
寇准:臣保举八王千岁挂印为帅,可退韩昌人马。
八王:啊这,寇准。。。你。。。
宋太宗:寇爱卿,君无戏言,不许开玩笑。我皇侄是文人,他怎能挂帅?
寇准:万岁,我不是开玩笑。您是不知道,八王千岁可是文武双全。真人不露面,露面不真人。有一次我到南清宫找千岁议事,看见八王爷在花园练剑呢!练得太好了,只见剑光、不见人影,我都看呆了,有能耐
宋太宗:皇侄,你还有两下子呀!怪寡人不知。你自己看,挂帅行不行?
八王:行。。行!我正要讨旨呢!(尴尬,勉强同意的语气)

宋太宗:那么先锋宫选谁合适呢?
八王:我看双天官寇准最合适。
宋太宗:他是文官,哪会打仗?
八王:万岁,您不知道,天官武艺高强啊,您没听他刚才说吗?上次我在南清宫练剑,正好寇准来了,非要与我比试比试。寇准亮宝剑,我们俩对打,大战三百个回合,不分胜败。那是他让着我,其实比我强多了。
宋太宗:哈哈哈,寇爱卿,你可乐意挂先锋?
寇准:乐意,为臣正要讨旨呢。


旁白:就这样,杨延昭领兵大败韩昌,解了土城之围,并在途中收服了岳胜、杨兴、孟良、焦赞四将。此时,宋太宗驾崩,太子赵恒即位,是为真宗,任命自己的老师王强为兵部司马,权倾一时。这王强原本是辽国文武状元,早年潜伏大宋,试图里应外合,谋害杨家,推翻大宋。其后通过与杨六郎结拜,得以进宫为太子赵恒的老师,太子登基之后,王强处心积虑谋害杨家。111111111

旁白:王强女婿谢金吾受王强唆使,砸了天波府牌楼,气病佘太君,孟良焦赞一怒之下杀了谢金吾,受连累,真宗发配杨六郎到云南,之后向真宗进谗言六郎谋反,真宗下旨处死六郎,与六郎长相酷似的任炳代替六郎而死,双王呼延丕显怒闯金殿,呵斥昏君,被贬遂州。寇准看出杨六郎尚在人世,为了让六郎早日出现,匡扶大宋江山,鼓动八王挂帅雄州拒敌,被韩昌打败后,带领残兵奔赴遂州和呼延丕显汇合。辽国以为六郎已死,大举进犯,夺下幽州,兵围遂州,真宗命佘赛花为二路元帅,杨延昭之子杨宗保为先锋,前往遂州解围。

韩昌:站住!哪儿来的?领兵主将是谁?
杨宗保:吾乃三关大帅杨景杨延昭之子,二路先锋官杨宗保
韩昌:真是将门虎子啊,你不报父仇,来此做甚?
杨宗保:韩昌,用不着你多嘴多舌,给我爹报仇,小爷我自有安排!你兴兵犯我中原,杀我军民百姓,别看我爹不在了,小爷要教训教训你!
韩昌:娃娃,你是胎毛未退、乳臭未干的小子,敢来交战?不是找死吗?
杨宗保:少说废话,看枪。

旁白:杨宗保不是韩昌对手,被一枪刺中大腿,战马受惊,落荒而走,不知跑出多远,一个马失前蹄,把杨宗保摔在地上,昏了过去。等醒来,已躺在一间屋里

道姑:醒过来了,快告诉咱师父去。
杨宗保:我怎么到这了?
穆桂英:我和师妹下山汲水,碰见将军倒在地上,不省人事,就把你抬到山上。是我们给你上好药、包好伤。
杨宗保:哦,谢谢小师傅,这是什么所在?
穆桂英:这地方是离山的紫霞宫。
道姑:受伤的将军,我师父请你去呢
杨宗保:哦,好
道姑:这是我们师父!
杨宗保:老师父在上,弟子有礼!多谢您与令徒救我性命。
离山圣母:无量天尊!你叫什么名字?怎么带的伤?
杨宗保:我叫杨宗保,是三关大帅杨延昭之子
离山圣母:名门之后、将门虎子。你就在那里养伤吧,待伤口痊愈后再下山。
离山圣母:好好伺候少帅杨宗保。
两道姑:是!

杨宗保:哎呀,熬了半个月,伤终于好了,我得出去活动活动,憋死我了
杨宗保:咦,这小院里有打斗声。哦,原来是这两位小师傅在比武。
杨宗保:好!
穆桂英:谁?
杨宗保:二位小师父,是我!
穆桂英:杨少帅,不在屋中养伤,怎么到这儿来了?
杨宗保:小师父,我伤见好,呆不住,出来溜达溜达,正巧碰上你们练武,顺便看看,多有冒犯。你的枪法太好了!
穆桂英:你也使枪?
杨宗保:对。
穆桂英:知道我练的什么枪法吗?
杨宗保:不一定说对,可能是万胜枪。
穆桂英:对,一点不错。你会吗?
杨宗保:不敢说会,略知一二。
穆桂英:你学了多少路?
杨宗保:四十多路。
穆桂英:太少了,一共一百二十四路。
杨宗保:你教我几路枪法行吗?
穆桂英:你要肯学,我就教。
道姑:师姐,你先教他,我先回去
穆桂英:嗯,好

穆桂英:来,我先教你招式和口诀
杨宗保:好
穆桂英:来,你试试
杨宗保:嗯
道姑:师姐,师父叫你呢,有事儿。
穆桂英:我这就去。
穆桂英:师父,唤徒儿有事吗?
离山圣母:听说你在传杨宗保枪法?
穆桂英:是!
离山圣母:你可知道,此枪法得来不易,你怎么能轻易往外传呢?
穆桂英:师父,他是将军,学会枪法可为国立功。在我身上没用,到他身上有大用。
离山圣母:嗯?你敢顶撞为师?
穆桂英:不敢。
杨宗保:师父,千万别责怪这为小师父,怪我不好,是我苦苦地追问,她出于无奈才教的,您要怪罪,就怪罪我吧离山圣母:呵呵,那好,看你面上,饶了她。你伤好了没有?
杨宗保:好了。
离山圣母:既然伤势已,赶快下山回营吧。现在遂州被困,正是用人之际,下山去吧!
穆桂英:师父,您对我有救命之恩,我杨宗保铭记在心。但不知您法号怎样称呼?
离山圣母:不要多问?久后自明。徒儿,你们俩送他下山。
穆桂英2人:是!
杨宗保:谢老师傅

穆桂英:将军,就送到这里,多珍重
杨宗保:多谢小师傅。驾

穆桂英:唉,啊。。师父!
离山圣母:徒儿,莫非你有贪恋红尘之心?
穆桂英:没有。
离山圣母:既然没有,你叹息什么?
穆桂英:徒儿叹息空有一身本领,不能到疆场为国杀敌,真是枉活一世。
离山圣母:你既有此心,师父不留你了,收拾收拾回家去吧!
穆桂英:师父,我家在哪里?叫我上哪去找?
离山圣母:你家在穆柯寨,你父亲叫穆羽,号天亮,占据穆柯寨,自称天王。兄长穆铜、穆铁,你叫穆桂英。你三岁那年,为师云游天下,路过穆栩寨,看见你生得聪明伶俐,也是咱师徒有缘,我给你家留下字谏,把你带到山上。如今已有十几年了,现你己文成武就,该下山举家团圆,将来你会有出头之日。我见你和杨宗保一见钟情,为师作主将你终身许给杨宗保。日后有见面之日,说明此事。
穆桂英:一切由恩师作主。
离山圣母:跟为师这么多年了,就要分手,没什么送你的,赠你一身盔甲,一匹战马,一口绣绒刀,用它保江山、扶社稷、为国出力。
穆桂英:师父,您法号怎么称呼?下山后,有人问师父是谁,我都说不清。
离山圣母:我乃离山圣母。孩子,下山去吧!
穆桂英:弟子辞别恩师

 

 

[1] [2]  下一页

 

朗诵录入:我歌月徘徊    责任编辑:我歌月徘徊 
  • 上一篇朗诵:

  • 下一篇朗诵:
  • 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  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朗诵
  • 牛郎织女传说完整版

  • 长征颂歌

  • 貂蝉泪完整版

  • 昭君怨完整版

  • 贵妃醉完整版

  • 贵妃醉视频片花

  • 西施传完整版

  • 西施传片花

  • 封神榜之皇叔遭挖心

  • 封神榜之妖孽乱宫闱

  •   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   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站长 | 友情链接 | 版权申明 | 我歌月徘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