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 网站首页 | 文学长廊 | 朗诵视听 | 朗诵学习 | 朗诵配乐 | 人物档案 | 下载中心 | 本站论坛 | 雁过留声 | 玄奘之路 | 配乐下载 | 
您现在的位置: 我歌月徘徊朗诵网 >> 朗诵视听 >> 影视配音 >> 朗诵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
杨家将之夜审潘仁美       ★★★ 【字体:
广播剧《杨家将之夜审潘仁美》
上下集(十七人演播)
朗诵者:多人    朗诵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 点击数:3192    更新时间:2015-1-3

 

上集:杨家将之六郎告御状

演播表(按人物出场先后顺序)

解说:王卉  琴箫剑气
潘仁美:宏军
郎千:朝阳无限
杨延昭:天外有天
赵德芳:一丁
陈琳:琴箫剑气
柴郡主:侒静
佘赛花:王卉
宋太宗:琴箫剑气
刘天祥:郑健康
潘妃:顾雅南
刘霸:苏堤
王苞:走在路边
李成:思刻
寇准:思刻
寇安:河边柳
潘府丫鬟:桢楠
百姓1:绿野
百姓2:生如夏花
李老好:零海岸

 

  旁白:宋辽金沙滩之战,惨烈至极,杨家大郎、二郎、三郎当场阵亡,四郎、五郎不知所踪,两狼山中,老令公杨业撞死在李陵碑,七郎突出重围向潘仁美求救,被乱箭穿心而死,唯独六郎杨延昭一人得以保全性命,回返大宋。

11旁白:潘仁美射死了杨七郎,担心杨业父子冲出两狼山,找他算账,决定在中途布下埋伏,截杀杨业和杨延昭

潘仁美:岑林、柴干何在?
岑林、柴干:末将在!
潘仁美:命你二人带五百兵马,埋伏在两狼山外松林之内,等候杨业和杨延昭。如果他二人冲出山口,就把他们置于死地。
岑林、柴干:末将遵令!
潘仁美:郎千、郎万听令!你们二人把杨七郎的尸体捆上巨石沉入黑水河,然后暗暗守在河边。如果看见杨业和杨延昭,一定要把他们抓住!
郎千、郎万:得令
潘仁美:嘿嘿黑,杨业,老夫要让你杨家全部到阴曹地府陪伴我儿。。哈哈哈


旁白:杨延昭奋力拼杀,闯下两狼山,果然路经松林和黑水河,岑林、柴干、郎千、郎万俱都敬佩杨家满门忠烈,不但没有加害,反而与杨延昭结拜为兄弟,并告知他七郎被潘仁美乱箭射死,之后帮他逃离了险境。为防止潘仁美沿途再派人加害,杨延昭只敢走小道,穿树林、爬山岭、趟小溪、过大河,星夜兼程。路上不敢投宿,食不敢进店,风餐露宿,蓬头垢面。这一日,来到一处山梁

 

东京汴梁


衙役:行人闪开,行人闪避
六郎:啊,冤枉,冤。。。(昏过去)
衙役:你是何人,快闪开
衙役:来来,把他拖走
赵德芳:慢!这是什么人?为何拦住本王的去路?
衙役:不知道哪来个花子。
赵德芳:这叫化子有些眼熟,来呀,把这个花子!给我带回南清宫。

 

赵德芳:陈琳,把刚才冲撞马头之人带到这来。
陈琳:是,王爷
六郎:八王。。。八王千岁。。55555
赵德芳:你姓甚名谁?为何如此悲伤?
六郎:冤枉啊!
赵德芳:你,你到底是谁?
六郎:八王千岁,您怎么不认识我了?我是死而复生的六郎杨延昭哇!
赵德芳:啊,你是杨六郎!
六郎:是我
赵德芳:哎呀,我的御妹丈夫哇!御妹丈夫,你怎么到这来了?
六郎:王爷,前敌之事您一点都不知道吗?
赵德芳:我听着点风声。潘仁美在皇上面前把你们告了!
六郎:啊,他还告我们?
赵德芳:是啊,告你父子三人私通北国、倒卖幽州,皇上还没有发落。
六郎:八王千岁,潘仁美把他自己的罪加在我们杨家身上。这有状纸,请您过目。

赵德芳:好哇,潘仁美!竟敢如此陷害老杨家,御妹夫,不要着急,待我夜入皇宫,状告潘仁美!
六郎:千岁且慢。此事关系重大,要慎重行事。入皇宫状告潘国丈,若被西宫娘娘潘妃知道,她定给老贼送信,老贼得知消息,定会带兵将投降北国、倒卖边关,到那时,岂不画虎不成反类犬?要跑了潘仁美,不但杨家仇没报,而且边关兵将也被拐走,于国于民都不利呀!
赵德芳:妹夫,你说怎么才能抓住潘仁美呢?
六郎:若依我之见,现在千万别走漏风声。等待机会,神不知、鬼不觉地奏明圣上,叫万岁传密旨,偷偷出京,用迅雷不及掩耳的办法去抓他,这样方可成功。得找个好地方奏明万岁。
赵德芳:明天叫万岁到天波府,你再告状!

陈琳:王爷,奴才带郡马爷去沐浴更衣
赵德芳:不用。明天见万岁,告完状再更衣。
赵德芳:快把郡主请来,让他们夫妻见见面。
陈琳:是,王爷,奴才这就去


柴郡主:陈公公,你怎么来了
陈琳:郡主,八王爷找您有急事,让您赶紧回一趟南清宫
柴郡主:
哦,陈公公且先回去,等我禀明老太君,即刻就来
陈琳:啊,如此,老奴告退
柴郡主:
启禀太君,我皇兄派陈琳来急招我回一趟南清宫,好像很匆忙
佘赛花:哦,八王急招你回去,必是有重要事情,郡主快去

陈琳:郡主来了,快,八贤王请您进去!
柴郡主:皇兄,一向可好?今日叫我进宫,不知何事?
赵德芳:皇妹,告诉你一件喜事!
柴郡主:这,喜从何来?
赵德芳:我妹夫杨六郎回来了!

柴郡主:六郎回来了,那为何没回天波府哇?(惊喜)
赵德芳:他怕老娘见他过度悲伤,没敢去,先到南清宫了。我把你找来,叫你接他回府。
柴郡主:皇兄,他应该先见我婆婆,老太君思儿,茶饭懒咽。如今郡马回来,可是满门之幸。
赵德芳:御妹,一会儿看见我妹夫,不要害怕,也不要难过,有话回天波府再细说。

 

六郎:郡主,为夫回来了!
柴郡主:啊……你……
六郎:郡主,我乃六郎!

赵德芳:御妹,是我妹夫!
郡主:六郎55555,六郎5555(夫妻抱头痛哭)
六郎:郡主5555555555555
赵德芳:御妹,有事回去细谈,你们趁天黑速速回府,见太君和她讲明,万岁明天要去天波杨府。我的主意已告诉妹夫,你们和太君商量着办。


11旁白:第二天早朝,太宗升殿,文武参王拜驾已毕,八贤王赵德芳奏本,假托佘太君寿辰,要皇上前往祝寿,但禁不住八王死缠硬磨,只好答应一同前往

太监:万岁驾到——————
佘赛花:万岁,老臣迎接来迟,望乞恕罪
宋太宗:老爱卿,联昕说今日是你的寿诞之日,特来祝贺!祝老爱卿福如东海长流水,寿比南山不老松。
佘赛花:老臣有何德何能,敢劳动万岁大驾金身?有罪呀,有罪!
宋太宗:爱卿为国有功,朕应该祝寿。
赵德芳:太君,请万岁到里面再说吧
佘赛花:万岁,请
赵德芳:佘太君,难得万岁亲自祝寿,有什么好吃的,快快摆上来!
佘赛花:唉!我天波府一向清贫,比不了皇宫内院,有什么好吃的?多有慢待了,来人哪,快把寿桃献上!

赵德芳:万岁,趁热快尝尝杨府大师傅的高手艺。

宋太宗:啊?!这。。。皇侄,你看——
赵德芳:大胆佘赛花!万岁好心来拜寿,你为何寿桃里藏利刃?难道要刺王杀驾?
宋太宗:对呀!联对你杨家不薄,为何用利刃恐吓朕?
佘赛花:万岁,一只箭头就把你吓成这样。可我那七儿中了一百单三箭,他该当如何呢?
佘赛花,什么一百单三箭?什么你七儿?
赵德芳:是啊!问你寿桃里放箭头的事,你提什么七儿、一百单三箭呢!

佘赛花:万岁,我七儿延嗣被人射了一百单三箭,含冤死去啦。

宋太宗:佘爱卿,杨七郎被谁射了一百单三箭?

佘赛花:老臣不敢讲。
宋太宗:为什么?
佘赛花:怕他家的权势,怕万岁不给作主。
宋太宗:佘爱卿,有何冤枉之事,只管讲出来,朕一定为你作主。
佘赛花:万岁,此话当真?
宋太宗:君无戏言

赵德芳:太君,你状告何人?慢慢讲来,万岁定能与你作主。
佘赛花:臣要状告当朝国丈、掌朝太师、兵马大元帅潘洪潘仁美。
宋太宗:啊?老爱卿,潘元帅他怎么了?
佘赛花:他害死老令公,害死我七儿,害得我六儿有家难归、有国难投,险些丧命。
宋太宗:太君,你这话我不明白。慢慢地讲,潘大师到底怎么了?
佘赛花:万岁容禀。

旁白:佘赛花忍泪含悲,将金沙滩之后,潘仁美不发救兵、乱箭射死七郎,令杨业撞死李陵碑、派人截杀六郎的事,详细叙述了一番。

佘赛花:苍天保佑,我杨家不该断去香烟后代,六儿有边关众将相帮,才绕道赶回京城。他不敢到金殿告状,先去南清宫请八王出谋,才假说今天是我寿诞之日,将万岁请到天波杨府,前来听我冤屈。万岁,潘仁美害得我杨家好苦,万望替我报仇雪恨!”
宋太宗:太君,刚才之言,令人痛心。不过,潘国丈也有奏本入都,说七郎和六郎己私离本地,老令公私通了北国,倒卖了幽州,杨家父子三人已遁逃北国,无奈,潘潜仁美只得退守边关。既如此,杨家父子怎反被潘仁美所害吗?
佘赛花:万岁,我们杨家怎能干庄这样的事来?你想,我杨府满门具在京部,他们若投北国,难道就不想想我们居家的性命吗?
宋太宗:朕也是这样想的,才想找国丈对质。
赵德芳:国丈、国丈!皇叔,你心中就有那个国丈了。有道是兼听则明,偏听则暗。杨家世代忠良,为大宋立下多少汗马功劳?远的别提,就说金沙滩一战,大郎替你死,二郎为我亡,三郎马踏如泥,四郎、五郎、八郎至今下落不明。他们全家人忠心耿耿,扶保社稷,怎会私通北国?
宋太宗:皇侄此言有些道理,太君,你如何得知令公和七郎的噩耗?
佘赛花:是我六儿告知。
宋太宗:啊?郡马现在何处?
佘赛花:在门外等候。
宋太宗:命他进来。”


六郎:万岁,冤枉啊!
宋太宗:你是什么人?
六郎:罪臣杨延昭,前来状告潘仁美。老贼以大压小,官报私仇,陷害忠良,按兵不动,耗费粮饷,私通北国,有谋反之心。
宋太宗:(倒吸凉气,心想)唉,杨延昭堂堂七尺男儿,潦倒如此,难道真是潘太师所为?这状词写得字字千钧,国丈啊,要真是这样,我也救不了你啦
宋太宗:潘元帅与杨家为仇作对是不假,要说他有意造反,背叛朝廷,孤难以相信。他难道忘了他是掌朝太师、当朝国丈吗?
赵德芳:哎呀,万岁!人证俱在,你还不信,江山社稷,危在旦夕呀!听臣之言,赶紧派人去抓潘仁美。
宋太宗:皇侄,如果派人到边关抓潘仁美,要错抓好人怎么办呢?
赵德芳:万岁,我愿拿人头担保
宋太宗:一言为定
赵德芳:决不后悔

旁白:宋太宗有心偏袒潘仁美,但人证物证聚在,又有八贤王以人头担保,无奈只得传旨,让呼延赞前往边关捉拿潘仁美,呼延赞的儿子呼延丕显自愿代父前往,用计将潘仁美从边关抓回,回京交旨,被封双王


宋太宗:来人!带潘仁美上殿。
潘仁美:万岁,老臣冤枉!
宋太宗:潘仁美,现有杨延昭告你私通北国、陷害忠良、按兵不动、逼死老令公、官报私仇、射死杨七郎,还不从实招来。
潘仁美:万岁!别人告我有情可原,唯有杨延昭,他告我何来?他父子三人,投降北国、倒卖幽州,若不是他们,我的兵马哪能退到边关?杨延昭陷害为臣,望我主明断。
宋太宗:潘仁美,可敢和杨延昭当殿对质?
潘仁美:怎么不敢?为臣正想与他当面对质。
宋太宗:带杨延昭上殿!
宋太宗:杨延昭!潘仁美要和你当殿对质,你有什么说的?
六郎:潘仁美,你这老贼,你。。。
潘仁美:杨延昭,你有何脸面见老夫?千不该、万不该,你父子三人不该贪生怕死、临备阵脱逃、投降韩昌、倒卖幽州城,弄得老夫损兵折将,险些丧命。听说你在北国混得不错,萧太后收你为御儿干殿下,还封了都督。你今天又到京城来干什么?
六郎:老贼你血口喷人!
潘仁美:哈哈哈哈哈(一阵狞笑)杨延昭,老夫明白了,定是因为老夫镇守边塞、坚如磐石,大辽国明知强攻不成,才派你当好细入都。你想借万岁的刀,把我除掉,好勾引辽兵长驱直入取汴梁,对不对?万岁请想,别人能反,我乃掌朝太师,又是国丈,如何会反?

六郎:潘仁美,休要倒打一耙,金沙滩一战我全家保圣上,你上哪儿去了?我父子被困两狼山,你为何按兵不动?我七弟找你搬兵,为何将他乱箭穿身?老贼你心如蛇蝇、毒似豺狼,累累罪状,罄竹难书,今天你还有什么说的?
潘仁美:万岁呀!杨延昭的话,漏洞百出。金沙滩一战,不是我们父子几人舍命杀敌,万岁能回京城吗?他爹被困两狼山,谁看见了?我射死杨延嗣,谁能作证?分明是他不怀好意,陷害老臣,请万岁作主!

潘仁美:哈哈,杨郡马,你倒是说话呀?!怎么理屈词穷了?
六郎:此事铁鞭王呼延赞可作证。
潘仁美:杨延昭,满朝官员,哪个不知你们两家父一辈、子一辈,交情过命?你们想合伙陷害我呀?!

宋太宗:众位爱卿!此案事关重大,要细审细问。哪位讨旨去审潘、杨之案?
刘天祥:臣吏部天官刘天祥愿讨旨审理此案!
宋太宗:好,刘爱卿,就由你审理,望你一碗水端平,一不向杨、二不向潘,秉公而断。
刘天祥:遵旨。

 


潘妃:万岁,臣妾宫中备了酒宴,请万岁赴宴。
宋太宗:爱妃免礼,平身。朕今日不爽,就不去了!
潘妃:万岁!一日不见,如隔三秋。难道哪点得罪万岁?对臣妾如此冷淡?555555
宋太宗:好、好、好,到西宫,到西宫
潘妃:嘻嘻,万岁请

潘妃:万岁,来,吃这个,还有这个。。。
宋太宗:嗯,好好,朕吃
潘妃:55555555555(哭)
宋太宗:爱妃又怎么了?
潘妃:万岁,臣妾在宫中享尽人间富贵,可我那年迈爹爹,被人诬告成反叛,做女儿的不能为父分忧解愁,想起来令人难过呀!
宋太宗:爱妃不必担忧。我已派吏部天官刘天祥审问此案。有他断案,你还不放心?
潘妃:此话当真?
宋太宗:嗯,当真
潘妃:嘻嘻,多谢万岁,万岁,来,臣妾陪您喝了这杯。。。。
宋太宗:呵呵,好

潘妃:刘霸,你来,
刘霸:娘娘,老奴在
潘妃:你速去一趟刘天祥府邸,记得要。。。(耳语)
刘霸:娘娘,老奴明白了,老奴这就去
潘妃:去吧

刘天祥:哎哟,刘公公,哪阵香风把您刮来了?
刘霸:刘天祥呀,我说你个猴崽子,你当真不知道咱家干什么来了?
刘天祥:下官不知,请公公屋里坐。
刘霸:你别跟我要滑头了!太师爷的案子落到你的衙门,你小子算走运了。娘娘知道你为官清廉,给你带来点东西。
刘天祥:咱们是自己人,干吗这么客气呀?
刘霸:得了!你小子也没见着过什么,这是开个头,案子审清了,还有赏。
多谢公公。

刘天祥:有请潘太师!
潘仁美:老夫参见大人。
刘天祥:潘太师,免礼,兔礼。来人,给太师去掉刑具,看座。
潘仁美:谢大人。

刘天祥:来人,带杨延昭
六郎:杨延昭见过大人
刘天祥:杨延昭!你可知罪。你私通北国,陷害潘太师,又到京城给大辽当内应。你罪恶滔天,要如实招来!
六郎:大人!我是原告,为何不问老贼,反来问我?
刘天祥:官断十条路,你管本官怎么问呢?
六郎:虽然官断十条路,也不能把原告、被告弄混了呀。
刘天祥:胆大杨延昭,你敢顶撞本官?来人,把他拉下去,重打五十大,煞煞他的威风。
衙役:是!


赵德芳:住手


赵德芳:狗官!胆大包天,敢伤杨延昭,给我住手。
刘天祥:八……八王千岁,我……
赵德芳:狗官,气死本王了!

打死刘天祥


旁白:八王赵德芳气冲斗牛,往前进身,王命金锏奔刘天祥砸下,只听“啪”地一声,把他打得脑浆迸流,身子一晃,“扑通”摔倒,袖子一动,飘出一张纸单。拾起观看,正是潘素蓉送的礼单。

赵德芳:小奸妃呀!怪不得刘天祥升堂就打我御妹丈,闹半天你把礼送到了。正好,我拿着它找万岁评理。把尸体用芦席卷起来,听候发落。
衙役:是,王爷
赵德芳:潘仁美。。。(大喊)
潘仁美:八王千岁,饶命啊!
赵德芳:本王今天就打死你这老贼。。。
六郎:八王息怒。潘、杨两家一案,尚未审清,您要打死他,死人口里无供招,我杨家就永世蒙受不白之冤了。
赵德芳:也对,那就让他再多活几天,来人,把老贼关起来。没有本王的旨意,谁也不准提审。
衙役:是


赵德芳:万岁
宋太宗:皇侄匆匆前来,所谓何事?
赵德芳:臣请罪来了。
宋太宗:皇侄犯什么罪了?
赵德芳:没您的圣命,处治了朝廷命宫,我把吏部天官刘天祥打死了。
宋太宗:皇侄,刘天官怎么了?
赵德芳:万岁,他利欲熏心、贪赃枉法。
宋太宗:他贪了谁的赃,枉了什么法?
赵德芳:贪了潘家的赃,枉了大宋国法。他身为国家命宫,本应执法如山,秉公而断,谁料他今天上得堂去,一不审、二不问,就把潘仁美清入上座,还想将杨延昭屈打成招。是我看他不公,把他打死了。
宋太宗:德芳,朕命刘大人审案,他升堂动刑,这岂能算受贿呀!
赵德芳:万岁,我这有从他身上得来的礼单,一看您自然明白。

宋太宗:(心想)爱妃呀爱妃,你怎么这个时候送礼呢?又偏偏把礼单落到赵德芳手里,这不是堵朕的嘴吗?
赵德芳:万岁,请您再派人问案吧!


旁白:宋太宗接过礼单,脸就红了,心里不由暗暗埋怨潘妃不该在这个时候送礼,八贤王手持先帝王命金锏,上打君不正,下打臣不忠,有先斩后奏之权,太宗无奈,只好询问朝中大臣谁愿再审此案,满朝文武都害怕这棘手案件,一连三天,无人讨旨,太宗心里反倒高兴,没人讨旨审案,过些日子,可找个借口将潘仁美放回


宋太宗:已经三日了,还没人愿意讨旨审理潘杨一案吗?
王苞:万岁,臣有本奏。

宋太宗:老爱卿,你乐意审潘、杨?
王苞:不!老臣无此本事。

王苞:臣保举一人审理此案。此人与朝中没有半点牵连,若此人入都,定能胜任。
宋太宗:不知道老爱卿要保举何人那?
王苞:这几日,臣查了清官册,在太谷县有位县令,姓寇名准,表字平仲,太谷县本是盗寇四起的地方,再加连年灾荒,百姓卖儿卖女,民不聊生。从寇准到任,把本地治理的路不拾遗、五谷丰登。他为官清廉,几次调他到别处上任,太谷县的百姓都再三挽留。他连着三任,当了九年太谷县令,曾断过无数奇案,外号叫“一堂清”,百姓有口皆碑,管他叫寇青天。
赵德芳:哈哈,万岁,那就传旨调寇准吧!
宋太宗:七品小县令,哪能入都?官小职微,金殿没有他的立足之地。
赵德芳:他官小、不能面君,您可以加封啊?
宋太宗:皇侄,你说得轻巧!寸功未立,怎好加封?
赵德芳:这……万岁,您可用金牌把他调来,叫他先审案,问清了再加封。
宋太宗:见着金牌,怕吓着他,不过,皇侄如此说了,朕就发一道金牌,何人去调寇准?
李成:奴才愿往。
赵德芳:你要速去速归。


11旁白:太监李成星夜兼程,前往山西调来了七品县令寇准


李成:启禀万岁,太谷县的知县寇准带来了。
宋太宗:众位爱卿,寇准是知县,不能上朝,这该如何是好?

王苞:万岁呀!寇准爱民如子、两袖清风,他早就该高升,只因他为人耿直,不会攀高,才一直留任七品知县。吏部天官刘天祥已死,先让他补缺,来审案子,如果审不清、问不明,再把他削职为民,不知圣意如何?
宋太宗:嗯,传朕旨意,封寇准为吏部天官。沐浴更衣后,随旨上殿。

寇准:臣参见吾皇万岁、万岁、万万岁。
宋太宗:下跪者何人?
寇准:太谷县寇准。
宋太宗:抬起头来。
宋太宗:寇准!
寇准:臣在
宋太宗:你知道朕用金牌把你调进京城何事吗?
寇准:臣不知。
宋太宗:朕告诉你,朝中有一个案子无人审问,让你问案。寇准,现有当朝国丈、掌朝太师、兵马大元帅潘仁美和郡马杨延昭打起了官司,前任的吏部天宫刘天祥因审此案,被八王爷打死在大堂之上。寇准,你须三思而行啊
寇准:回禀万岁,我不管什么牛呀马呀羊呀,只要万岁给微臣作主,微臣就敢审。
宋太宗:既然如此,朕给你一道旨意,到天官府上任,审问潘、杨一案。要你一不向潘、二不向杨,一碗水端平。如审清了,朕定重重加封。
寇准:谢主龙恩!

旁白:寇准正式在吏部上任,开始着手审理潘杨一案,这天晚上,寇准正在翻阅状词,忽然有人来访


寇安:老爷,有人拜访您,这是名帖。
寇准:哦,谁呀,我看看,哎呀,西宫娘娘的大太监刘霸,他来找我干什么?寇安,叫他进来
寇安:是,老爷
刘霸:我说寇大人哪!咱家来了,你怎么连迎接都不迎接呀?嗯?
刘霸:寇大人,听说你在太谷县爱民如子、两袖清风、明镜高悬,有寇青天之称,咱家今天见你,实乃三生有幸啊!
寇准:嗯,公公,你过奖了。
刘霸:你不认识我吧?我是西宫娘娘手下的大太监,叫刘霸。今天,奉娘娘千岁之命来见你。听说你在太谷县挺苦,特备点薄礼,略表寸心。请寇大人过目。
寇准:我说刘公公,把这些东西交给我是什么意思啊?
刘霸:没什么,娘娘千岁说了,潘太师乃是她的父亲,让你多多关照。好了,你今后缺什么、少什么,只要捎个信,咱家再给你送来。
寇准:刘公公,这东西我不能要!
刘霸:嗯?我说猴崽子,别给你脸、不要脸,今天,你要也得要,不要也得要。 我说姓寇的,到堂上眼睛要长正,小心你的脑袋,走。

寇安:老爷,快给他送回去吧!
寇准:别吵吵了,你先出去。我想想怎么办!
寇安:老爷,潘太师府也派来个丫环,给您送礼来了。
寇准:嗯?又来送礼?我不见。
寇安:不见不行啊,她已经进来了。
潘府丫鬟:我说寇大人哪,一见您
的面,我就觉得您这个人特别好说话。您不知道我是谁吧?我是潘府的丫头,奉了潘太师夫人之命,特意到这儿来,给您送点东西。我说来人哪,都把东西放下。
寇准:无功受禄,寝食不安,这东西我不要!
潘府丫鬟:哟,升堂的时候,对我们太师高抬贵手不就有了吗?别的什么也用不着。以后有啥事,只管吱声。

 

11旁白:刚上任,西宫娘娘和潘太师府就分别送来贵重礼物,寇准犯难了,这礼物该如何办,后来一合计,带上礼单,来到南清宫,向八贤王说明此事,八王爷十分高兴

赵德芳:难得你忠心耿耿。像你这样的人,当一个天官太屈才了,够两个天官!
寇准:哎呀,多谢王家千岁
赵德芳:哎,你谢孤王什么
寇准:您不是封我两个天官吗?
赵德芳:啊?!这个……本王是顺嘴说的
寇准:八王千岁,您出口就为旨,可不能算戏言!
赵德芳:好!寇准,你真要把潘、杨之案审明了,本王就奏明圣上,给你两个天官。
寇准:您就听候佳音吧!王爷千岁,这礼单怎么办?
赵德芳:东西先放在你府,礼单放我这儿,你只管放心审案。寇爱卿,你若有危难之事,尽管找我,孤王定为你做主。

旁白:第二天,天刚放亮,寇准升堂,审理潘杨案


[1] [2]  下一页

 

朗诵录入:我歌月徘徊    责任编辑:我歌月徘徊 
  • 上一篇朗诵:

  • 下一篇朗诵:
  • 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  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朗诵
  • 牛郎织女传说完整版

  • 长征颂歌

  • 貂蝉泪完整版

  • 昭君怨完整版

  • 贵妃醉完整版

  • 贵妃醉视频片花

  • 西施传完整版

  • 西施传片花

  • 封神榜之皇叔遭挖心

  • 封神榜之妖孽乱宫闱

  •   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   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站长 | 友情链接 | 版权申明 | 我歌月徘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