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本文 打印本文  关闭窗口 关闭窗口  
终极春节贺岁版《杨家将之十二寡妇征西》
作者:多人  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  点击数2118  更新时间:2015-1-14  文章录入:我歌月徘徊  责任编辑:我歌月徘徊


终极春节贺岁版《杨家将之十二寡妇征西》

演播表(按人物出场先后顺序)

旁白:琴箫剑气  王卉
佘赛花:王卉
大娘:幽兰清音
杨排风:绿野
柴郡主:侒静
三娘:绿洲
二娘:灵犀
五娘:清平
杨文广:天外有天
七娘:桢楠
八姐:生如夏花
杨洪:苏堤
穆桂英:顾雅南
寇准:思刻
焦廷贵:零海岸
孟怀远:一叶孤舟
九妹:梅园
四娘:兰心小语
宋仁宗:一丁
王辉:宏军
西夏王:琴箫剑气
魏古:子夜星辰
宋营探子:朝阳无限
采药老人:走在路边


旁白:辽国摆下天门阵,穆桂英下山大破天门阵,成为杨门女将中杰出人物,其后杨延昭继续镇守边关,威名远扬。辽国惧其勇,遂不敢犯,如此相安十余载,杨延昭病死关外,此时,西夏蠢蠢欲动,开始兴兵进犯中原。杨延昭之子杨宗保继承父业,任三关大帅,长期镇守西部边关,抵御西夏。在后方,老太君佘赛花虽是百岁老人,余勇不减,精力充沛,在保卫大宋边疆的连年征战中,她送走了丈夫、儿子两代人,十几员战将拼死沙场;老人仍每天带着杨门众女将及重孙杨文广操练兵马,毫不懈怠。

佘赛花:大家加紧练武,呵呵,有朝一日,朝廷用人之际,我杨门女将一样上阵杀敌,报效国恩
大娘:太君,您先坐下歇会,喝口茶,别累着了
杨排风:太君,您都忙活好半天了,您先休息
柴郡主:是啊,太君,您别太操劳了,媳妇们都在练着呢
佘赛花:呵呵,好,老身歇会。诶,三娘,这枪要直,胳膊要用劲
三娘:是,太君,嘿。。
二娘:这什么时候,我们能上阵,现在前方战事紧急,真想去前敌帮帮宗保哇
五娘:呵呵,二嫂,前方有宗保在,你就别操心了
二娘:呵呵,也是啊,一晃宗保镇守边关也十多年了,有他在,西夏占不到便宜
杨文广:太奶奶,我也上去和奶奶们一起练
佘赛花:哈哈,好啊,要把枪法学精,桂英啊,你平时多指点指点文广
穆桂英:呵呵,太君,平时几个婶娘轮番教他,他现在呀,眼光高着呢
杨文广:娘,我可没有
佘赛花:
文广啊,是我们杨家唯一的男丁,他这几个奶奶呀,是整天围着他转,含在嘴里怕化了,特别是七娘,再宠着他呀,可真要惯坏了,呵呵
七娘:太君,文广还小嘛
佘赛花:呵呵,你呀,他爹、爷爷、太爷爷像他这年纪呀,都领兵出征了。唉,七娘啊,这么多年,苦了你了
七娘:太君,媳妇不苦,能成为杨家的媳妇,是我一辈子的幸运
佘赛花:唉,就你们夫妻两个呀只匆匆见了一面,这几十年你跟着南征北战,出生入死,杨家对不起你呀
七娘:太君,您千万别这么说,七郎不在了,可您待我像亲闺女一样,生死媳妇都是杨家的人
佘赛花:七娘。。
柴郡主:太君,您看您,怎么说着就伤心了,还有两天就是宗保五十寿辰了,喜事应该高兴才对呀
二娘:可不就是嘛,特别最近几天,咱们可得高高兴兴的
佘赛花:哈哈,对对对,这可是大喜事,咱们天波府多年没有热闹过了,这次啊,可得热闹一下
八姐:娘,今天咱们要不先休息,去布置布置啊
佘赛花:就你懒,哈哈,好,这两天大家分头准备,杨洪啊,还有没采买齐的东西,抓紧采办
杨洪:太君,要置办的东西都差不多了,最近两天呐,少夫人都亲自带领大家在布置府内外呢,呵呵
佘赛花:呵呵,好,桂英,注意身体,你可是寿星婆呀
穆桂英:太君,我知道了,难得咱们杨家热闹一次,也不知宗保能不能回来
佘赛花:前方战事吃紧,宗保不能回来,咱们在家替他庆寿,到时候啊,你就代替宗保,啊,哈哈,排风啊,你这两天多帮桂英张罗张罗
杨排风:是,太君,要论打仗,没人比得了少夫人,要说张罗家务事,嘿嘿,少夫人不如我呢
佘赛花:哈哈,你这疯丫头。。

众人笑

 

旁白:转眼杨宗保五十寿辰已到,天波杨府门外院内,张灯结彩,正堂里高悬寿幛贺联,寿堂内,灯烛辉煌,家宴就要开席,战功赫赫的穆桂英今天是寿星婆,脱下战袍,换上裙钗,率领着仆人、丫环兴致勃勃地忙前忙后,柴郡主亲自下厨房为儿子的生日安排饭莱。

杨洪:太君,寇准寇大人来了
佘赛花:哦,桂英,快代老身出府迎接寇大人
穆桂英:是,太君

穆桂英:寇大人,您来了,快快进府
寇准:哈哈。桂英,今天是杨府大喜的日子,怎么能少了我呢
穆桂英:多谢寇大人,请
寇准:嗯,请

众人:寇大人
佘赛花:呵呵,不知寇大人今天前来,老身慢待了,恕罪恕罪
寇准:哎呀,老太君那,今天宗保的五十寿辰,咋滴就不通知我一声呢
佘赛花:宗保寿诞,本来不想办,这些媳妇们都吵着要热闹一下,这不,就咱们府里的人聚一起,吃个团圆饭,寇大人莫怪
寇准:老太君,您见外了不是,杨家满门忠烈,万民敬仰,宗保寿诞,那是大喜事,就算是家宴,我也得不请自来
佘赛花:多谢寇大人,您是我们杨家的大恩人,当年若没有您,杨家怕是至今都没法雪恨,寇大人,您请上座
寇准:诶,这里您最大,太君您请,下官就陪坐您旁边

柴郡主:桂英,太君和寇大人都落座了,准备让大家都出来依次落座开席吧
穆桂英:是 ,婆婆。来,大家都落座吧,今天我们杨家大喜,大家不要分彼此你我,一会准备开席

杨洪:郡主,少夫人,边关来人了
柴郡主:哦,是吗,快请进来呀,宗保没回来吗
穆桂英:杨洪,边关是谁回来了?
杨洪:是焦廷贵和孟怀源
穆桂英:焦廷贵和孟怀远是宗保亲信战将,派他们二人回来,一定是前方战事紧走不开,所以让他们两人带信回来请安来了
柴郡主:杨洪,为何不直接把他们带到寿堂来呀,好让老太君知道宗保的情况
杨洪:这。。哎呀,郡主,少夫人,我没敢往里带,你们快出去看看吧
柴郡主:焦廷贵和孟怀远是焦赞和孟良之后,与我们杨家几代人的交情,是自家人,有什么不敢带的,你真是。那好吧,桂英,咱们一起出去看看
穆桂英:嗯,好


旁白:柴郡主和穆桂英来到府门外,只见焦廷贵和孟怀源混身缟素,满脸风尘,眼圈红肿。柴郡主、穆桂英大惊失色

穆桂英:二位将军,你们因何如此打扮?
柴郡主:廷贵、怀远,你们这是。。这是为谁戴孝哇?啊
焦廷贵:郡主,夫人,55555555
柴郡主:哎呀,你们倒是说话呀,啊
孟怀远:5555,郡主,夫人,西夏王,率大军进犯边关,元帅出城迎敌,西夏王狡诈,引诱杨元帅闯进葫芦谷险地,暗中埋伏兵马。
穆桂英:暗中埋伏。。然后如何(语气急促颤抖)
焦廷贵:后来元帅寻找到谷内隐蔽的栈道,眼看已逃出险境,但突然出现埋伏敌军,万箭齐发,元帅,元帅他不幸连中数箭,当场阵。。。阵。阵亡了,5555。(大哭)
穆桂英:啊。。宗保。。。啊。。(昏厥)
柴郡主:宗保。。。。我儿。。。。5555
穆桂英:宗保。。宗保。。宗保。。55555,婆婆。。。55555婆婆。。。
柴郡主:宗保。。宗保。。桂英。。。。

旁白:郡主失去独子,桂英失去丈夫,两人肝肠寸断,痛不欲生。

杨洪:郡主、夫人,节哀呀,老太君得知焦、孟二位将军回来了,来请二位入席
柴郡主:老太君年事已高,今天又正在兴头上,怕是受不了这个打击,杨洪,你快去禀告太君,就说两位将军刚从前方回来,满身风尘,等洗刷一番,即可前来,然后你带二位将军去更换衣帽
杨洪:是,郡主


杨洪:老太君,二位将军前方刚回,灰尘满面,郡主嘱咐老奴带二位将军更换衣帽洗漱一下马上就来
佘赛花:呵呵,好,郡主想得周到,今天是宗保寿诞,是应该精神利落一点,你快去。寇大人,如此就稍片刻吧
寇准:啊,不妨不妨,定是宗保走不开,让二位将军前来请安


柴郡主:桂英,今天万不可说明此事,我怕太君受不了,出个三长两短,我们赶紧去重新打扮一下,等过了今天,再找机会告知太君。二位将军,你们在席间看我眼色行事,切不可声张
二人:是,郡主


旁白:鼓乐声起,家宴开始,杨门四代同堂共庆孙儿五十大寿。丫环手捧托盘,献上红色寿字绒花,请众位夫人小姐一一插在鬓角。

丫鬟:少夫人,少夫人,这是您的绒花。
柴郡主:呵呵,来来来,桂英今天累了,我来帮桂英插上
佘赛花:哈哈,来,今天是天波府大喜事,宗保五十寿辰,我孙儿驻守边关,不能回府做寿,我们一家子在这里替他庆贺,祝福宗保身体康健,守土顺畅,祝福边疆和睦,永无战事
众人:身体康健,守土顺畅,边疆和睦,永无战事
寇准:我也借花献佛,借这杯酒,祝贺杨元帅身体健康,寿福永享,老太君,请,众位夫人们,请。
佘赛花:寇大人请
众夫人:多谢寇大人

众人:三娘,吃菜呀
九妹:八姐,来,吃这个
八姐:好,九妹,你吃这个
四娘:桂英,桂英,喝一杯
三娘:来,请
二娘:文广,多吃菜
五娘:喝了这一杯
七娘:多吃点
佘赛花:寇大人,来,吃这个
寇准:嗯,谢太君,您也吃
排风:寇大人,来,我来敬您一杯
寇准:哈哈,排风的酒我是一定要喝的,来,干


佘赛花:诶,怀远,廷贵,你们今天怎么不吭声啊,对了,边关战事如何呀?
焦廷贵:嗯,,嗯,这。。
柴郡主:哦,太君,边关战争繁忙,宗保孩儿不能返家尽孝,特地差遣二位将军回府给太君磕头。
焦廷贵:哦,对对对,边关战事紧。。战事紧
佘赛花:呵呵,前方将士劳苦功高,大家不必拘礼,各位呀,大家应轮流把盏为二位将军接风洗尘
三娘:啊,对,二位将军,我先敬你们一杯
二位:啊,好,谢三夫人
七娘:来,敬二位将军,一路辛苦
二位:啊,谢七夫人
大娘:怀远、廷贵,前方辛苦了,敬你们一杯
二位:不辛苦不辛苦,多谢大夫人
八姐:孟将军,焦将军,这杯酒我敬你们
二位:谢谢八姑
杨排风:二位将军,排风也凑个热闹,来,一起喝了这杯
二位:好好,谢排风


旁白:孟、焦二将诺诺应声尊命饮酒,急坏了提心吊胆的柴郡主,唯恐二人喝醉,露出破绽,有意支应文广孙儿为太祖母与诸位祖母敬酒。

柴郡主:文广,今天是你父寿辰,你快去给你太祖母和各位祖母敬酒
杨文广:是,奶奶,太奶奶,文广先敬您一杯
佘赛花:呵呵,好,好
七娘:今天很奇怪呀,桂英一向酒量很大,又是寿星婆,怎么今儿一声不吭的,来,文广,这杯酒,你去敬你母亲
杨文广:是,七奶奶,娘,这杯酒我敬您
穆桂英:啊,呵呵,好,我喝(强颜欢笑)
七娘:文广,光敬了娘不行,今天你爹寿辰,你再敬你爹一杯,你爹不在家,由你娘代喝
文广:好,娘,这杯酒我敬爹,娘,您就代喝了吧
穆桂英:宗保。。宗保。。。。。
佘赛花:呵呵,桂英想起宗保了?呵呵,没事,现在战事吃紧,等稍微安定一点,向皇上告假,让宗保回来一趟,你们夫妻团聚几日,这杯酒,你该代喝
杨排风:是啊,少夫人,喝了这杯
大娘:桂英,快喝了
八姐:是啊是啊,喝了这杯
寇准:哈哈,是啊,桂英,这杯酒,你得代宗保喝了
三娘:桂英,太君说了,快喝
四娘:桂英,喝吧
穆桂英:嗯,太君,各位婶娘,我。。我喝。。(喝完两眼发黑)

众人:桂英(惊呼)
寇准:桂英
排风:少夫人
柴郡主:啊,桂英。。嗯,太君,桂英连日操劳,不胜酒力,怕是要醉了,文广,快,扶你娘回房休息。


旁白:百岁老人佘太君,感觉敏锐,观察细致,她一直注视着酒席宴前众人的动态,不由得疑虑重重,孙媳桂英平时酒量过人,从不扭捏作态,今日为何只两杯酒,便醉倒堂前?焦、孟二将更是贪杯之人,千里迢迢回到府中贺寿,既不多话,也不多饮,一切都听郡主摆布,尤其是郡主今日十分失态,平常是个极稳重,矜持的人,席前却抢言抢语,强说强笑,到底这边关之上,出了什么事情?必须问个明白。


佘赛花:郡主,桂英可是真的醉了?
柴郡主:啊,是。。是醉了
佘赛花:怀远、延贵!你们两个娃娃不愿多饮,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那?
柴郡主:没有。。没有的事!他们二人真正是为宗保寿诞而来。
佘赛花:为娘未曾问你,延贵!你近前讲话。
焦廷贵:是,太君

佘赛花:宗保他在三关可好?

孟怀远:太君放心,元帅安泰!
佘赛花:既是宗保差遣,可有家书送来?
孟怀远:这个,没。。没有
佘赛花:既无家书,临行前他可有话让你二人转告?
焦廷贵:没。。没。。。也没有
佘赛花:无有书信,又无话语,他要你们千里迢迢回来做甚么?
孟怀远、焦廷贵:55555,老太君啊!元帅他……他已为国损躯了!555555555
佘赛花:什么?宗保。。为国捐躯?
寇准:哎呀,宗保。。5555
孟怀远:是啊,太君,555555555555


旁白:佘太君猝然惊坐,无语。众人也都惊得呆住了。顿时寿堂内一片肃穆沉重,佘太君带头将头上绒花慢慢摘下,竭力地镇静下来
佘赛花:郡主,你心力憔悴,快先回房休息
佘赛花:文广年幼,你们不要对他多讲!
众人:是,太君(语气极度低沉悲伤)

佘赛花:八妹、九妹,换大杯,斟满!
佘赛花:宗保,我的好孙儿,今当你五十寿诞,你为国尽忠,竟然不在了!愿你饮下这杯酒,神游九天.宗保,我的好孙儿,你英勇无畏,为国捐躯,不愧为杨门的好后代,你对得起列祖、列宗,尔父、尔母,你是祖母的好孙子,祖母敬你一杯,你要痛快饮下!


佘赛花:来人,换掉喜堂,换灵堂
众人大哭


旁白:三关大帅杨宗保阵亡的消息,悄悄传遍天波杨府,经过短暂剧烈的沉痛后,天波杨府沉静下来,捍卫边关,保卫国家的英雄豪情,激荡着杨门将士每个人的胸怀


杨文广:太奶奶,我现在就要出征,为父报仇,太奶奶
众女将:太君,我们要披挂出阵,为宗保报仇
穆桂英:太君,您让我出征吧,我要手刃仇敌,为宗保报仇雪恨(哭)
佘赛花:你们都起来,桂英,起来,大家稍安勿躁,仇一定要报,等奏明天子,再做定夺。怀远、廷贵,你们火速进宫,将消息报与皇上
二位:是


旁白:宋朝是建立于五代十国混战以后的基础上的,虽然经过宋太祖、宋太宗两代皇帝的统一征战,边境仍不得安定,北方有契丹势力侵扰,西边的西夏国也向宋朝发动边界战争,到宋仁宗时期,征战变得更加频繁。前线战败,杨宗保元帅阵亡的消息迅速传遍朝野上下,兵部尚书王辉乘机要求议和。


宋仁宗:各位爱卿,三关元帅杨宗保战死,西夏已连夺我三关,军情紧急,该当如何是好哇?
王辉:皇上无须忧虑,依臣看来,又是那番王想找咱大宋要钱花了,只要给他些金银财物,他们会不战自退的。
寇准:万岁,那番王连年修文备武,其意欲取我中原。依臣之见,一让再让终非良策,必须选拔帅才发兵进行征讨才是。
王辉:连年征战,国库空虚,纵然再战,也未必能够取胜,不如暂时求和以保安全。

寇准:苟且求和乃误国之道,万岁,应立即派兵赴三关解围。
王辉:我朝与辽国作战日久,凭杨氏父子之勇,尚不能使辽国完全臣服,今契丹、西夏均虎视眈眈,杨宗保阵亡,更无有能人挂帅,如硬拼,一旦不敌,被打入京都,后果不堪设想啊
寇准:我大宋地广人密,乃天朝上国,焉能仰人鼻息,给番邦小儿割地赔款,所谓狼子野心,岂能喂饱。杨元帅虽阵亡,我大宋仍有能人可挂帅,望圣上裁夺
宋仁宗:二卿不必争论,寇爱卿替朕传旨,且看有人愿意挂帅出征否。

寇准:臣领旨!宗保元帅为国捐躯,哪位大人愿赴三关御敌挂帅,请上金殿面见圣君。
寇准:哪位大人愿赴三关御敌挂帅,请上金殿面见圣君

王辉:哈哈,寇天官,你的主战政策真是纸上谈兵啊!朝中既无人挂帅,看来只有求和一条路了!
寇准:王大人,别忘了,殿上无人领旨,但是还有杨们女将在。万岁,臣保举杨门女将上阵杀敌,杀退西夏番兵
王辉:杨家无有男儿,如今是一门孤寡,老的老,小的小,如何能担此出征挂帅的重任!
官员1:对呀,王大人所言极是
官员2:杨家都剩寡妇孤儿,上不得战场啊
宋仁宗:寇爱卿哪,杨门女将退隐已久,久不上阵,非比当年,依朕看来,还是求和的为是。
寇准:唉。。万岁,如今宗保元帅新亡,杨家几代为大宋浴血疆场,马革裹尸,臣请万岁亲往天波府祭奠杨元帅亡灵
宋仁宗:嗯,准奏!文武百官随朕前往天波府
百官:臣领旨


众人: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
宋仁宗:众爱卿平身
佘赛花:万岁,老臣迎接来迟,望乞恕罪
宋仁宗:老爱卿免礼,杨宗保元帅阵亡,朕特来府祭奠
佘赛花:怎敢劳动圣驾
宋仁宗:杨元帅为国捐躯,朕前来祭奠,应该的


旁白:宋仁宗祭奠毕,宾主落座,老太君命众人退下


佘赛花:宗保为国尽忠,虽死犹荣,只是三关没有大将守卫,危在旦夕,不知万岁何日发兵,一救燃眉之急?
宋仁宗:这燃眉之急么?刻不容缓,无奈朝中无将啊!
佘赛花:啊!万岁,朝中有何为难之事,只要是您做主,老臣万死不辞!
寇准:老太君那,可别提出兵之事了,万岁已准备赔款求和了,您那,就享享清福吧
佘赛花:万岁,果真要求和?
宋仁宗:求和西夏,本非朕的意思,无奈是选将求帅朝中无人哪!
佘赛花:求和罢战乃闻风丧胆的误国之道,只要朝中有令,这挂帅出征的重担由老臣承担!
王辉:啊呀呀!从古至今,保卫国家的任务,哪有百岁高龄的人承担的呀!
宋仁宗:老太君!纵然您老当益壮可以挂帅,还缺能征惯战的先行官哪
穆桂英:太君若是挂了帅,穆桂英就是先行官。
王辉:哼,光杆牡丹也枉然!
(冷笑)
众女将:万岁,我等都愿跟随太君出兵迎敌
王辉:一门女将,十二个裙衩,两军阵前,岂不被西夏耻笑!
二娘:王大人,女将又如何,巾帼不让须眉
杨文广:呔!休道杨家无有儿男,我杨文广在此
杨文广:我杨家要帅有帅,要将有将,一门忠勇,就是不能求和,请万岁赐圣旨一道,容我杀敌报国,解救三关!
王辉:嘿嘿,老夫人,少夫人,我的众位夫人哪!军国大事,非同儿戏,给杨元帅报仇事小,朝廷的安危才是头等的国家大事啊!
佘赛花:王大人!你好小看我杨家人,自从杨家统帅兵马,身担抗敌重任,为保社稷安危,一代接一代的,可称得起忠烈一门;从辽国兴兵犯境,到西夏强占我国疆土,金沙滩老令公手提金刀勇冠三军,两郎山杨家儿郎被辽军层层包围,哪一阵不伤我杨家将?哪一阵不死我父子兵?可叹我三代男儿伤亡尽,单留宗保一条根,如今宗保在三关又丧命,才落得老的老、小的小,冷冷清清,孤寡一门。历尽沧桑,老身也未曾灰心,要说报仇,杨家的仇是报不尽哪!
宋仁宗:老爱卿一腔热血,满怀忠义,令朕感动
王辉:万岁,出战事关重大,如此年高老迈的元帅出征,若不败于西夏,微臣情愿摘下这顶乌纱,从今后子孙三代,永不入朝为官。

佘赛花:哼!我杨家只知忠心保国,哪有乌纱可摘,只求万岁信及老臣,当机立断!
宋仁宗:好!佘赛花听旨,朕命你为征西元帅,穆桂英为征西先锋官,两日后带领杨门女将挂帅出征。寇准、王辉押解粮草,军前听用
众人:臣领旨


杨文广:哎呀,太奶奶,您点将了完了,怎么没有我的名字啊,我要出征,为父报仇
柴郡主:文广,你不能去,你父新丧,杨家四代人只有你这个单传男丁,不能再贸然出征了
佘赛花:是啊,文广,听你奶奶的话,就留在家里
杨文广:太奶奶,我武艺现在好着呢,您就让我去吧
七娘:太君,就让文广去吧
二娘:西夏来势汹汹,文广可不能再出事了,我看也是留家里好
四娘:文广练武很刻苦,本领怕是不输于桂英
大娘:让他历练历练也好
三娘:是啊,太君,我看文广本领也不在桂英之下
杨文广:您看,奶奶们都说我本领不输于我娘吧,您就让我去吧
佘赛花:既然你坚持,这样吧,明日出发前,你与母亲在校场比武,你要胜了你母亲,就带你出征


旁白:第二天清晨,白发如银的佘太君威风凛凛地披挂上阵,站立于校场帅位台上,两旁位列杨家众女将与孟焦二将,待穆桂英与杨文广决出胜负后立即出征。五十岁的穆桂英,跨下一匹枣红色战马,英武威风不减当年,杨文广戎装金蹬,骑的是父亲留下的一匹白龙战马,好一个威武英俊的少年将军,毕竟穆桂英技高一筹,杨文广急得满头大汗

杨文广:娘啊!您要是不输,我就不能杀敌报国啦!
(着急)
穆桂英:别着急,别让你太奶奶看出来

众人:好,好啊,文广好棒,文广好样的,好样的
柴郡主:哎呀,桂英,你,你真是,为什么要故意输给文广,以你的本领,文广根本不可能是你对手
穆桂英:婆婆,我。。。
佘赛花:郡主啊,文广年龄虽小,但是本领超群,桂英也是要成全他,随我们同去三关立业建功,你就放心吧!   将士们,出发————


西夏探子:报,宋朝派了杨门十几位夫人前来决战
西夏王:什么,都是女人?哈哈哈,宋朝无人啦,哈哈哈哈,,宋室江山已无战将能保哇
魏古:哈哈哈,狼主,何不乘此杨门女将立足未稳,带领众将杀上阵前
西夏王:嗯,有理,翔儿,你去对阵,让这帮孤儿寡妇门知道厉害
王翔:是,父王


宋营探子:报,西夏国王子王翔在城门外叫阵
佘赛花:西夏王子叫阵,哪位愿去打头阵?
杨文广:元帅,末将愿去打头阵
佘赛花:好,那就由文广出战,本帅给你掠阵
杨文广:得令


王翔:来者何人?
杨文广:你家少将军杨文广,番将看枪

西夏王:宋将勿伤我儿,本王来了。。。驾
七娘:文广退下,让你七奶奶收拾这番王
西夏王:哎哟,好险,撤————

西夏王:没想到杨家的女将居然如此厉害,连那乳臭未干的杨文广都枪法精湛,败在一帮女流之手,真是心有不甘
魏古:狼主,想我大营,前有飞龙山天险,后有葫芦谷屏障,居高临下,有险可守,能退能进,而宋军长途跋涉而来,无粮草可接济,只利于速战速决。我们高悬免战牌偏不出兵,耗他们一、两个月,待他们耗尽粮草,必生急躁,我们再将他们骗人葫芦谷的埋伏圈,一网打尽!
西夏王:哦,好,此计甚妙。翔儿,你即刻带领三千精兵驻扎葫芦谷口,以备诱敌深入,魏古,传令其余兵将坚守大营,不许出战。
二人:是


七娘:太君,一连几天,这西夏都是高挂免战牌,拒不出兵,这可怎么办才好
杨排风:是啊,太君,定是那西夏番兵怕了咱们杨门女将,龟缩着不出来了。
三娘:可咱们也不能总困守在这里呀
五娘:强攻也不行,不知道寇大人和王大人何时能押粮到来
佘赛花:别急,有寇大人押粮,不必担心,就是这西夏王刚经一战,就挂免战牌,这其中必有蹊跷,很有可能会使什么诡计
穆桂英:太君所虑极是,他们据守天险,我们长途远征,这是要使我们粮草殆尽,不战自败
佘赛花:桂英说的对,时间长了,我军粮草供应不上,后果堪忧
九妹:西夏王就是狡猾,要不我们夜里去偷袭
杨排风:好啊,我晚上去用这烧火棍捅了他们老窝去
穆桂英:他们有地理优势,易守难攻,我们对地形不熟,夜战更不合适,得想一个万全之策
佘赛花:要攻进他们的大营,就要出其不意。首先要熟悉环境,八妹、九妹,今晚随本帅一起去探查地形
二人:是


佘赛花:看看这边,有没有栈道,能飞越天险
八姐:娘,小心,下面是深渊
九妹:走这边,这里有条道
佘赛花:你们看,西夏大营占据险要地势,周围峰绝路断,很难强攻啊
八姐:是啊,娘,两面都没路可走,飞鸟都难过去,只有正面进攻
九妹:他们坚守不出战,我们正面进攻,他们会放雷石滚木,万箭齐发,我们伤亡会十分惨重
佘赛花:焦、孟二人回来禀告说,宗保是夜探绝山,在回程路上被西夏兵将用暗箭射死,宗保为什么会冒死夜探绝山呢?
八姐:难道是宗保发现了什么?
佘赛花:宗保常年驻守西部边关,熟悉这里地形,他夜探绝山,定有奇思妙想,若是果真察得隐秘栈道,直通西夏大营的葫芦谷口,派奇兵直下飞龙山突然出现在敌人的后营,再派正面大军里外夹攻,岂不是能一举全歼西夏大军?
九妹:可是宗保他不在了,没法得知详情啊
佘赛花:嗯,一会回去找焦廷贵、孟怀远仔细盘问一下。前面有灯照过来,是谁?
穆桂英:太君————太君,是我
佘赛花:桂英,你怎么也来了?
二人:桂英
穆桂英:八姑、九姑。太君,我找到焦、孟二人询问了,葫芦谷果然有暗道,我们快回营仔细商量商量
佘赛花:哦,是吗?你也想到了,太好了,走,回营


穆桂英:太君,刚才我仔细询问了焦、孟二人,宗保确实发现葫芦谷内有栈道,正准备回营发动攻击,结果在路上遭遇了伏兵
佘赛花:如果我们也找到了这条栈道,何愁西夏不灭
穆桂英:太君,您在营中歇息,我现在带几个人去探明栈道入口
杨排风:太君,我陪少夫人一起去
佘赛花:也好,你们一起有个照应,路上小心
二人:是


杨排风:少夫人,前面就是葫芦谷了,我们快进去
穆桂英:慢,此处有埋伏
杨排风:少夫人,我看这里安静得很,哪有埋伏啊
穆桂英:你用灯照照这地上,有如此多的马蹄印记,必有大军经过,这空气中弥漫一股烧柴的味道,是有部队在此埋锅造饭
杨排风:哎呀,真是,我对这味道最熟悉了,天天烧饭,怎么就没想到
穆桂英:你在看前方树影摇动,地上人影绰绰
杨排风:好险,果有埋伏
穆桂英:这葫芦谷,犹如一个口袋阵,进去中了埋伏,很难逃脱,且先回去,再作计较
杨排风:好

 

西夏王:一连数日,杨门女将在外叫阵,我们坚守不出,想耗光他们粮草,但是刚才探子来报,宋营押粮官寇准和王辉即将押送粮草到来,时间久了,与我们也不利呀
魏古:狼主,臣有一计,可全歼杨家那些寡妇们
西夏王:哦,魏将军有何妙计?
魏古:我们何不给他们送去战表,就说我们西夏勇士不屑于女流之辈交手,让杨家的独苗杨文广在葫芦口比武较量,乘机将他们引入葫芦谷内,围而歼灭,岂不妙哉
西夏王:哦,哈哈,好,咱们就诱敌深入,然后瓮中捉鳖,哇哈哈哈


三娘:太君,刚才西夏差官送来西夏王的战书
佘赛花:哦,我看看
西夏王:堂堂西夏,连日高悬免战牌,非为怯阵,只是我西夏勇士不屑与女流之辈交手,男来就出战,女来不交锋,我儿王翔就是要亲自与杨文广在葫芦谷口比武较量。
柴郡主:这西夏王用心险恶,前番桂英探明他们伏兵在葫芦谷内,分明是要将文广引进谷内,一网打尽
五娘:他们一直高挂免战牌,现在突然要文广前去比武,不安好心,不能答应
七娘:是啊,文广是咱们杨家的独苗,可不能去
佘赛花:
这一点,本帅也想到了,只是近来西夏一直不出战,长期困守于此,于我不利
杨文广:太奶奶,我才不怕那什么西夏王子呢,让我去,保证一枪挑死他
柴郡主:你未经阵仗,不能靠匹夫之勇,一旦中伏,双拳难敌四手
杨文广:我杨家男儿不怕死,就算有埋伏,我也不惧
穆桂英:文广,不许对奶奶无礼,太君,文广可以去
佘赛花:哦?桂英,这万一有个闪失。。。
穆桂英:西夏使用的是诱敌深入的毒计,想将文广诱到山谷围起来打,我们就将计就计,文广乘此机会进入葫芦谷,探明栈道,他们想将我们围在葫芦谷,肯定在那里埋伏重兵,其大营必然空虚,文广探明栈道,横空而降,之后里应外合,一举灭掉西夏
佘赛花:只是这样过于冒险,一旦找不到栈道入口,就会陷入被围境地
穆桂英:不入虎穴,焉得虎子,这是现在破敌唯一之策,我陪文广一起前去,太君和各位婶娘在外接应,保证不会有事
佘赛花:有你陪文广前去,我倒放心不少,你胆大心细,经验丰富,一切都要小心为是,孟怀远、焦廷贵,你们熟悉路,也一同前往
二人:是
杨文广:太好了,这些天可把我憋坏了

 


旁白:第二日一早,佘赛花送走穆桂英母子,连续派出探马,打探穆桂英人马深入谷内战况。探马却来信报,寇准、王辉二位大人押解军粮抵达三关

 

佘赛花:二位大人一路辛苦,请帐内叙话
寇准:老太君,前方作战才辛苦啊,您请
王辉:老太君无须客气,请
佘赛花:请
寇准:老太君,不知前方战况如何啊
佘赛花:自打第一仗以后,西夏王连日高挂免战牌,想耗尽我军粮草。昨日他们下来战表,约文广前往葫芦谷比武,刚才桂英和文广他们去了
王辉:老太君,他们去那谷地,万一被围,可怎么办那
寇准:王大人,你怎么净说丧气之话
王辉:说个事实嘛

探马:报!少将军将王翔击败,追赶败将,误人谷内,正副先行赶至接应,一同进谷被困!

王辉:哎哎呀呀,我说什么来着,果然被围了吧,他们万一拿少将军和杨夫人相威胁,可是与麻烦了,弄不好,我等还要被困死在这里,哎哟哟,下官接送粮草任务完成了,我得先走了,不能在这等死
寇准:我说王大人,你这不是乌鸦嘴吗,前方将士奋勇杀敌,你想走到哪里去?

佘赛花:王大人休要惊慌,探马,再探

探马:报——西夏王送来口信言道,限太君三日之内,献出三关,如若不然,他就放火烧谷,要将少将军烧个尸骨不存。

王辉:还真拿性命威胁上了,大事不妙,我说西夏难敌,你们偏不信,不行,我得赶紧回京面圣,让圣上求和,我就说赔他们一点钱算了,你们非要打,这下好了,下官告辞了
寇准:王大人站住!说你是乌鸦嘴还真没说错!万岁有旨,让我和你一同押送粮草,前敌听用,元帅未曾发话让你离开,你就要走,这算临阵脱逃,按律当斩!

王辉:这。。这。。这也不能坐着等死啊,我说寇大人,咱们押送完粮草了,没咱啥事了,一起走吧
寇准:本官不会走,你也不能走
王辉:这。。这。你
佘赛花:呵呵,王大人,你且安坐,桂英、文广被围,非敌人之勇,乃我之计也!


旁白:杨文广与穆桂英依计入谷,但见葫芦谷里重山叠峦,野雾弥漫,满目荆刺岩石,无路可走,孟怀远、焦廷贵在前引路,就是不见栈道。天色渐晚,路不可辨,忽然文广座下白龙马嘶鸣蹦跳,不得安宁1111

穆桂英:这匹马原是宗保的座骑,老马识途,故地重游,难道它发现了什么?
孟怀远:少夫人,我想起一事,那天杨元帅探路,正在进退两难之际,得遇一位采药老人的指点,才找到了攀山栈道
穆桂英:哦,这位老人家居何处呢?
孟怀远:当时他只说深山野洞,到处是家

 

军兵:什么人?
杨文广:诶,真是位采药老人
,老人家,您知不知道这里有一处栈道哇
采药老人:哦哦,我不知,啊,不知
穆桂英:老人家,我们是杨家将,前来寻访栈道,消灭西夏敌人。
焦廷贵:老人家,您不认识我了么?前次不是您给杨将军领路,才找到的栈道么?杨将军已为国捐躯,这位就是杨夫人穆桂英啊!

采药老人:啊!您就是杨元帅夫人,我早就知道您,您不就是那个大破天门阵的穆桂英么?
穆桂英:老人家,正是我呀
采药老人:杨夫人,您休怪我不做声,我怕的是西夏贼人强逼我引路,今日我得遇忠心保国的杨家将,就是让我赴汤蹈火,我也是万死不辞啊!
穆桂英:太好了,多谢老人家


旁白:在老人的引领下,穆桂英等人于一条隐蔽在杂草丛棘中找到了一条羊肠栈道,杨家将土心情豁然开朗,穆桂英率众将,精神抖擞,勇气倍增,顺着栈道攀壁登上悬崖,果见西夏兵大营后部就在眼前,杨门女将犹如神兵天降,点起火把神勇无畏地出现在敌军营帐中

旁白:西夏重兵都已布置在葫芦峪谷口,大营空虚,火把燃起帐篷,刹那间,火烧连营,狼烟四起,杨门女将一举冲进西夏大营,里应外合,杀声震天

西夏王:哎呀,杨家将难道从天而降的吗?快快,迎敌。。迎敌,来人呐,快让王翔火速回营
穆桂英:西夏王,哪里走————
西夏王:啊。。。啊


王翔:与我杀回大营——————

杨文广:王翔,看枪——————


旁白:杨家将兵马内外夹击,西夏王与太子王翔当场被枪刺死,西夏人马全部被歼


王辉:你们杀得好,杀得好!杨家女将盖世无双,可喜可贺!可喜可贺
寇准:哈哈,王大人,你是不是太健忘了?当初你说什么来着?你的乌纱帽怎么还戴的如此安稳?
王辉:啊,啊,啊这个,。。嘿嘿,我摘,我摘。。。

众人大笑


宋仁宗:哈哈,杨门女将,巾帼不让须眉,老太君一路劳累,忠勇可嘉,朕要重重封赏杨门女将

众人:谢万岁


佘赛花:这次班师回朝,京城已是瑞雪纷纷,定是一个好的年景那。
穆桂英:太君,马上新年到了,我们杨家终于可以过一个安稳年了
杨洪:太君,众位夫人们,快进府,这几天买了好多鞭炮,要过一个热闹年了
七娘:这雪花飘飘,一片晶莹,希望再无战争,安详宁和
柴郡主:看这京城家家户户多喜庆,要能永远这样该多好啊
大娘:嗯,远离战争,再无战事
二娘:大家听,那边开始放炮竹了
杨排风:哈哈哈,我这烧火棍那,也终于能用到正用途咯。哈哈
众人笑:哈哈哈哈
佘赛花:杨洪,你快去安排一下,今天我们全家吃个团圆饭
杨洪:太君那,早就安排好啊,哈哈
佘赛花:呵呵,好哇,好。走,我们回家,过新年

 

打印本文 打印本文  关闭窗口 关闭窗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