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 网站首页 | 文学长廊 | 朗诵视听 | 朗诵学习 | 朗诵配乐 | 人物档案 | 下载中心 | 本站论坛 | 雁过留声 | 玄奘之路 | 配乐下载 | 
您现在的位置: 我歌月徘徊朗诵网 >> 文学长廊 >> 原创文学 >> 文章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
那些,童年的时光       ★★★ 【字体:
那些,童年的时光
作者:慕容雅竹    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 点击数:2602    更新时间:2014-3-25

乡音

一个大家族的族人,被一条小河一分为二。

小河两岸的族人,吐字和发音的方法不一样,很多对人的称呼也不一样。

河东岸喊“外婆”,河西岸喊“咖婆”;河东岸喊“妈妈”,河西岸喊“奶奶”;河东岸喊“舅舅”,河西岸喊“保保。”

两岸的族人,都能听懂对方的称呼,都知道对方喊的是谁。

只有小小的我,站在小河的中央,睁着大眼望望东岸,又看看西岸,不明白为什么一条小小的河流中,竟会流出如此不同的乡音。

 

灯火

春夏秋冬,一个又一个的夜里,一盏煤油灯的灯火忽明忽暗。

灯火前,母亲坐在床头纳鞋底。

灯火照亮了母亲的脸,母亲的脸庞闪着慈爱又温暖的光茫。

灯火穿透了漆黑的夜,黑夜不再变得可怕,不再令我不安。

我躺在床上,看见灯火,看见母亲坐在床的那头,放心的睡去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草房

   春天,妈妈牵着我的手指着一座草房对我说:“这是你的学校”,然后,她把我交给老师。

   老师带我来到座位上,我坐在座位上望草房。

   草房顶上有木头架的房梁和瓴子,上面铺着麦草和谷草,它们遮住了光线,也挡住屋外的冷风。

一只燕子张开双翅从矮矮的门口飞了进来,飞进房子左上角的窝里,窝里就传出很小很小的小燕子的声音。

我们上课时,草房上不断传出“悉悉索索”的声音,那是小燕子想要飞起来。

后来,小燕子真的从草房上飞了下来,嘴里衔着草房上的麦草。

后来,一场暴雨打垮了草房,我的第一所学校没有了。

再后来,在草房学校的原址上,大队盖起瓦房,房上有几片亮瓦,可以看见天空的太阳。

又一个春天。我看到燕子在瓦房顶上筑巢,小燕在巢里扑腾,它们总勾起我对草房的记忆。

 

节日

乡下孩子的眼里,节日不是端午,不是中秋,甚至不是过年。乡下孩子的节日是看电影。

只要听说十里八乡的哪个村子晚上放电影,乡下孩子就脚抹油跑得飞快。

二十里路不喊远,五里地不说近

电影,吸引着大孩子、小孩子的心

山梁、田埂、小河旁,都是孩子的身影,他们从四面八方朝着一个地方飞奔。

孩子们跑到了目的地,或是四下里张望看看有没有熟人,或是赶快找个最佳位置坐下来,然后“呼哧呼哧”地慢慢喘气……

《地道战》、《地雷战》、《平原游击队》、《平原作战》、《林海雪原》、《红灯记》……哪怕已看过十遍,十几遍,再看一次,乡下孩子依然激动万分。

电影散场,乡下孩子立刻起身,拍拍屁股上的泥土,转身朝着家的方向赶路。

蜿蜒的乡间小路上,到处是打着电筒,举着火把的人群,一路上欢快的歌声与笑语将孩子的困盹赶出很远很远。

看一次电影就是乡下孩子过一次节日,看无数次电影就是过无数次节日。

节日的快乐消减了乡下孩子日子的艰苦和单调,增添着童年的欢笑。

 

山里

我是坝上的孩子,听说过山里,没见过山里的模样。

改造旧房,叔叔伯伯抬来好多好多的石板。他们说这些石板是从山里打来。

我用手来回抚摸着那些平坦坚硬的石板,依然想象不出山里的样子。

我向往山里,我渴望见到山里的模样。

终于有一天,我走进山里,看见了山。

山里的岩石很大,大到我不知道怎样形容。

山里的岩石很多,多到我怎么也数不清。

山里的山很高,高到大人说,站在山脚下望山顶,头上的帽子掉了还是没看到。

山里的水很好喝,口渴的我随便捧起哪股泉水喝上一口,都感觉那水真是特别特别地甜。

我走过山里,记起大人的话:宁做坝上的鬼,不做山里的人;还有那句:好女不嫁山里郎。

我看着山里的女人,想不明白,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坝上的阿姨和姐姐抛弃了平坝嫁到山里,成了山里郎的妻,成了山里娃的妈。

那以后,我会用高山、大山、深山来形容山里,但我没有理解那些山,直到今天。

 

夏日

   清早,天色撕开黑夜的口子,天际才刚刚露出一丝的亮光,几个孩子急急慌慌地冲出家门,径直奔向那些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广柑树。他们在树下和树干上仔细地寻找,寻找知了刚刚褪下的蝉壳。

蝉壳是可入药的中药,孩子们捡蝉壳卖钱,为自己挣来一学期的学费。

午后的太阳很烈,晒到身上火辣辣地疼,大人们都躲在家里。可在已经收割完稻谷的水田里,几个男孩正将捉到的鱼儿串到手上的树条上。

有月亮的晚上,是夏日里乡下孩子的最爱。

吃过晚饭,孩子们就扛着自家的簸箕或者篾席涌向生产队公房外的晒场,他们躺在月光下的晒场上边乘凉边听守公房的老爷爷讲故事。

老爷爷的故事一个接一个,总也讲不完,孩子们在老爷爷的故事里进入了梦乡。

没有了听者的老爷爷抬头望望天,轻叹一声合上眼睛。不一会儿,晒场上响起了惊天动地的呼噜声。

天上的月亮笑着摇晃一下身子,也躲进那片飘来的云层里睡觉了。

 

文章录入:慕容雅竹    责任编辑:我歌月徘徊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  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
  • 我的母亲

  • 那些滋养生命的书籍

  • 四月芳菲,在水之湄

  • 红尘劫

  • 江海寄余生

  • 但愿人长久

  • 寂静无声

  • 秋歌(组诗)

  • 遥远的樱花

  • 陌上花开

  •   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   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站长 | 友情链接 | 版权申明 | 我歌月徘徊